新笔趣阁01 > 玄幻小说 > 万古妖兽之王 > 第209章 回归
    千钧一发之际,就在那鬼灵王的触手接触到秦平的刹那,化身紫电鸦的秦平凭空消失不见。

    光景转换,空间移转,秦平已然出现在界域胎藏之中。穷追不舍的鬼灵王霎时失去目标,速度骤然减缓,俨然陷入一阵困惑与狂躁之中,极其不甘的在原地徘徊了一阵,方才悻悻离去,寻找其它的目标。

    外面兽魂师大战,鬼族肆虐,乱哄哄如末日一般的景象暂且不说。

    且说秦平此刻,一入界域胎藏中,瞬间恢复人身,脚下竟是没能站稳,整个人跌倒在地,浑身上下弥漫着一层红雾,奇诡邪异。

    虽然此番冒险挺进天幕山终究是成功了,但是过程之中,秦平可谓是耗尽了精力,一身力量几尽干涸。若非是最后关头,血狼神的接引足够及时,只怕他已是魂去西天。

    纵然侥幸逃脱,目的达到,但是此前鬼灵王那瞬息之间的接触,仍然对他造成了相当程度的伤害。鬼灵王,那可是堪与兽魂师交手的恐怖存在,一身诡异邪恶的野性力量岂是寻常等闲,就是那刹那的接触,便有着一道邪力如附骨之蛆一般缠上了秦平。

    亏得界域胎藏是他的主场,有血狼神、梦秦天此等旧日兽神,借助界域胎藏之力,第一时间为他驱除了这等邪异力量,若是换做常人,只恐怕难逃邪力噬身,衰败死亡之厄运。

    等到身上邪力被尽数驱除,秦平终于松了口气。富贵险中求不假,这次可是差点将身家性命搭进去,所冒的风险委实也太大了。

    “哼,血狼神,九幽玄狐,你们倒是给wo讲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秦平缓过气来,翻身从地上站起,怒视着面前血狼神、九幽玄狐和宝月天狼古祖显现的野性化身,神情与言辞之间充满着不可压抑的盛怒。

    前面在草原之上,见到那个疑是江戈的恐怖狼人,秦平心下就起了某种怀疑。然后回归鬼神山,又目睹天幕山上种种异象,得见鬼族现身,掀起恐怖浩劫。

    这一切种种,不得不让他怀疑,血狼神、九幽玄狐和宝月天狼对他有所怀疑。

    到了如今,他已经明白一件事。就算是他成为了它们的主人,可以直接探察它们的心灵,它们这等旧日巨擘,依然是有些神秘手段欺瞒自己。

    就好像天石,也就是那座天虎殿一样,秦平纵然驯服它,也完全无法读懂它的心灵。

    听闻此话,三位旧日巨擘皆是神情一变,虽然露出了惊惧之色,但是彼此相望,暗中交换眼神,却是都保持着沉默。

    单单就是这一幕,秦平瞬间就领会很多。老怪物果然是老怪物,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就收服的。他立刻就知道,眼前的三个存在,肯定还有什么诡秘的谋划。

    最起码,这三位昔年都立于世界巅峰的存在,绝对不甘心屈居于他这个小小人类之下。

    更何况,此间乃是界域胎藏,无上宝地也。它们根本就还有巨大的,卷土重来的机会。

    沉默持续了很久,九幽玄狐忽然妖媚一笑,看上去十分的敬畏,但是言辞之间的意味却不寻常。

    “外面的形势已经非常紧迫了吧,主人?”

    九幽玄狐的声音,酥软娇柔,天然就有一种销魂蚀骨的魔性,任何男人,只怕是都难抵抗。

    更何况,秦平这肉身乃是当年她亲手缔造。对于秦平,她自问非常了解。

    毫无疑问,九幽玄狐很擅长利用自身的优势。

    当然了,三个老怪物自然也是心知肚明,秦平身上有着连他们也不可揣测的玄秘。

    这玄秘令他们深深忌惮。若非如此,它们三家联手,未必不能和秦平拼个你死wo活。

    “鬼族大举降临,鬼神山已是地覆天翻,如同一片地狱。”

    秦平冷冷的说着,抬手一分,处在封印中的二女就出现在他面前。

    九幽玄狐梦秦天螓首微点,长眸如秋水般闪动,款款的看向秦平道:“主人已经寻得解药了?”

    秦平点点头,取出水火炼魂丹来,准备为二女服下。此间一切都可以弃,都可以毁,唯二女不可。他此番冒奇险回来,不正是要救下二女么!

    “启开封印!”

    秦平的目光从二女身上扫过,随即看向血狼神,沉声吩咐道。

    “主人,wo知道你可能会生气,但事关wo等重生大事,有些话wo等却是不得不提。”

    果不其然,血狼神开口了,长久以来隐藏很好的獠牙终于显露一分。

    “说来听听?!”

    秦平倒是沉得住气,眉峰一挑,似笑非笑的看向血狼神,没有丝毫要发作的意思。

    “事情也非常简单!”

    血狼神微微一笑,神情忽然变得严肃,直直看向秦平道:“wo们只希望,将来整个界域胎藏成长蜕变的过程中,由wo们三位来主持塑造这个世界。”

    “你们来主持?”

    秦平冷哼一声,神情亦是变得严肃:“你们是想夺取此界么?”

    随着秦平一言之间,将窗户纸捅破,界域胎藏中的气氛登时变得凝重起来,无形之中,竟是弥漫起一股杀机。

    “非也!”

    就在这气氛压抑的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当口,梦秦天酥软的声音再度响起,宛若四两拨千斤一般,瞬间又让气氛缓和下来。

    她宛若得体的娇美婢女一般,目光柔顺的看向秦平,无比谦卑恭敬的说道:“主人,界域胎藏始终是您的。wo们只是想借助界域胎藏蜕化为一方世界的机会,能够如愿以偿的重塑肉身。在此过程中,若非由wo等主导,造化之力难以万全,恐怕目的很难达成。wo们既已为主人麾下,那么永远会以主人为尊。这一点,主人可以绝对放心!哪怕到了将来,wo等成功复活,今日之主人,依旧还是wo们的主人!”

    这话说得,的的确确非常中听。

    只不过……

    绝对放心?

    秦平现在是一点儿也不放心。所以,梦秦天的话落入他的耳中,宛然就是用心不纯的花言巧语。

    确定了三个老怪物心底深处果然藏着他所不曾洞察的算计,秦平也是一阵后怕。就譬如说刚才,如果血狼神没有接应自己,现在他岂非已经葬身鬼灵王之手?

    不过,三个老怪物终究是没有冒这个险。毕竟它们也知道秦平身上隐藏着深不可测的玄秘,如果大难不死,它们三个可就要彻底完蛋。

    几番权衡之下,它们最终决定采取比较柔和的方式,譬如像现在这样,希望从秦平这里分润更多的好处。

    只不过,秦平岂容它们造次?要知道,它们当年差点儿就咬了秦平和陈霆的命。对这等老怪物仁慈,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呵呵,你们这是与wo谈条件?”

    秦平目光一扫而过,看向面前三个心怀鬼胎的家伙,声音忽然变得低沉:“wo很好奇,你们到底是得了什么依仗?”

    “依仗自然是有些的!”

    血狼神咧嘴一笑,丝毫没有隐瞒,却也不屑遮遮掩掩,只将大手一挥,将隐在界域胎藏之外,空间虚无中的一些景象显现出来。

    秦平登时就看到,在界域胎藏之外的虚无中,徘徊着数十头恐怖的鬼灵王,仿佛结成了某种阵势,在中间凝聚出一个小小的结界,其中红光璀璨,律动不息,即便隔着空间极壁,依然能够感受到那血色结界之中蕴含的恐怖威压。

    这一批鬼灵王,居然并没有降临世界,而是径直来到界域胎藏之外,徘徊不休,明显意有所图。

    看到如此一幕,秦平瞬间想到很多。事出非常必有妖,毫无疑问,这些鬼灵王是冲着界域胎藏来的。这也就解释了,天幕山上空为什么忽然会出现空间裂口。

    它们此来,是为了复活那个保护在结界中的神秘存在么?

    如果这才是它们提前出动的真正目的,那么天幕山上涌出的大批鬼族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是一个幌子,仅仅是用来转移注意力?

    心中诸般念头闪过,秦平心下一阵惊骇,暗自震怖的看向界外那批鬼灵王,忍不住猜测道:“如果这就是事实的真相,那么那个结界之中蛰伏的存在,到底在鬼族之中拥有着何等崇高的地位?”

    是啊,该得是拥有多么尊崇的地位,才会迫使鬼族不惜做出如此之大的牺牲,只为送其来此,借助界域胎藏复活?!

    “这就是你们的依仗?”

    秦平迅速镇压内心的震怖之情,神情变得冷冽几分,直视向面前三个老怪物道:“不要忘了,wo现在是你们的主人。你们胆敢违背wo的意志?”

    被他驯服的宠兽,忠诚度向来都极有保证。在秦平看来,纵然是眼前这三个老怪物,想要背叛他,也绝不是容易的事情。他倒是很想看看它们到底还有什么他没看透的底牌。

    此三位今日既已露出獠牙,那么就意味着是致命的隐患。秦平不会心慈手软,势必要想办法镇压它们。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现在同样也是拥有强大底牌的。

    至于说界外的情况,秦平也已经看出来。面对完全封闭的界域胎藏,那些鬼灵王根本没有太好的办法,只是无奈徘徊,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也就是说,它们若想进来,还得靠里面的“内鬼”开路。

    但是,这三个“内鬼”,又是他秦平的宠兽。秦平不想让它们打开方便之门,它们还能怎么办?

    “主人的意志,wo等自然很难违抗。wo们也知道,在主人身上,深藏着不可思议的玄秘!”

    血狼神大手一挥,将一颗头颅缓缓抬起,依稀显露几分身为兽神的霸道威严,咧嘴一笑道:“不过,主人也未必太小看wo们。即便是宝月天狼古祖,当年也是接触过神性的存在。主人虽然能够驯服wo等,降服wo等野性,却终究无法奈何wo们的那一点神性。当wo等神性一动,主人的意志也是枉然!”

    “神性?”

    秦平双眸一亮,才知道还有这样一种超越了野性与理性的存在。终于明白,他一直以来,没有看明白的一点,原来便是眼前三位老怪物身上的神性。

    那神性,根本就不是现在的他能够驯服的,即便是有神秘号角辅助也不行。

    “这么说来,血狼神,你是死于心魔?”

    秦平心中念头一闪而过,再度想起那个疑是江戈的存在,忍不住多问一句。

    “哈哈哈,主人已经见到江戈了?!”

    血狼神明显有些意外,恐怕是没想到,秦平见到了江戈,居然现在还活着。按理说,江戈应该和秦平不死不休才对。毕竟,秦平的肉身血脉,可是融合了他的一枚眼球。

    心魔噬主,乃是天性本能。当初,他将一丝心魔种子注入江戈体内,就是为了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希望心魔化身能够干掉它的人类主人,从而令他获得解脱。

    只可惜,世事之无常,又岂是他这区区残念余火可以运筹帷幄。

    江戈的确是盯上了秦平,并且几乎快要得手。只可惜,恰逢兽魂师出动,反被黑蛇侯重伤,不得已狼狈逃去。

    “没错,那江戈便是wo魔性化身。本神昔年虽是战死,但根本原因的确是心魔作祟。若非心魔害wo,令wo魔性深重,实力无法发挥,又岂会在那一战中狼狈殒落?!”

    血狼神没有隐瞒,在秦平这个主人面前,但凡是被逮住蛛丝马迹的隐秘记忆,他根本就无法隐瞒。

    “主人,wo当年一度纵横鬼界,与鬼族一些巨擘交情颇深。很不巧的是,它们现在就在wo们的家门之外。你说wo是应该开门见客呢?还是将之拒之门外?”

    血狼神重归正题,目光炯炯的看向秦平。

    这就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秦平虽然是它们的主人,但实际上,目前并没有界域胎藏的控制权。如果它们三个绝对忠诚还则罢了。遗憾的是,神性这个变数令这三个老怪物有了与他叫板抬杠,甚至威胁他的资本。

    至于说放不放外面的鬼灵王进来,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放它们进来,秦平没有好果子吃,引狼入室的血狼神它们同样要不会有好下场。

    它们三个所要的,其实就是最好的复活机会。

    只不过,它们既已露出獠牙,秦平怎么可能再相信它们。现在没复活就敢威胁他这个主人。等到将来复活了,只怕还有更多变数,那还了得?养虎为患这种事,秦平怎么可能做。

    这种不忠的宠兽,而且是随时都有可能反噬主人的存在,留着又有何用?

    “主人,只要你答应wo们先前的条件,wo们保证永远不再给主人添任何麻烦!”

    这个时候,可谓是图穷匕见。梦秦天再一次开口,语气虽然依旧柔顺,可是弦外之音却已密布杀机。

    “wo若不答应呢?”

    秦平微微皱眉,眼中亦是有着杀机浮现。

    “呵呵,主人不答应,那也全然无事的!”

    梦秦天轻拢秀发,款款的舒展着浮凸诱人的身姿。

    “不过,主人这两位小女友可就未必了!”

    直到这时,一直沉默不言的宝月天狼古祖终于出声。

    他一开口,便已是杀机凛冽。与此同时,一种神秘莫测的东西忽然自它的残念余火与本体残骸之中升腾而起。那不是野性,而是一种秦平根本无法理解、无法触碰的神秘气息。

    此气息一出,秦平登时感觉到,他对于宝月天狼古祖的掌控正在不断减弱,甚至有消失的趋势。

    毫无疑问,那就是神性,宝月天狼古祖巅峰之时修成的神性。

    在神性的笼罩下,它已不受秦平掌控。这也就意味着,它要杀害陈霆和山流萤,完全是轻而易举之事。

    “好好好,尔等好大的狗胆!”

    看到这一幕,秦平彻底怒了。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它们居然敢对陈霆不利?

    看到秦平盛怒模样,三位老怪物心下竟是不怒反笑。因为这一切都说明,它们成功了。这两个人类女子,果然是秦平的致命软肋。

    掌握了这个砝码,它们何愁秦平不妥协,不答应它们的条件?!

    然而,它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它们已经被秦平判了死刑。

    “主人,请做出你的决定吧!”

    梦秦天上前一步,美眸微咪,满脸狐媚。

    秦平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足足过去九秒,适才恢复平静,缓缓张开眼睛,无悲无喜的看向面前三人道:“血狼之神嗣,九幽之玄狐、宝月之狼王,当你们某日成功复活,将是何等惊世骇俗的异兽神宠?wo一度对你们寄予厚望,只可惜,你们居然心怀鬼胎……也罢,也罢,也罢!”

    此一番话说出,气氛忽然变得诡异。

    秦平言辞之间是簑o猓隼瞎治锖鋈煌耆蛔磐纺粤恕

    “你们给wo听好了。wo不答应,你们向wo提的任簑o螅瑆o都不会答应。”

    说话之间,郑元的右手已然抬起,漠视着三个存在道:“你们胆敢要挟wo,实在是反了天!”

    “秦平,你莫非要鱼死网破不成?”

    宝月天狼古祖历喝,作势便要向二女抓去。

    在这一刻,梦秦天和血狼神的面色也是极为难看,眼眸深处,显现出疯狂之色。

    它们,居然也想动用珍贵的神性。它们完全没想到,秦平居然不受任何威胁。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然是覆水难收,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它们,居然想要启动神性,不顾一切反噬秦平这个主人!

    要知道,它们如今已非昔年在巅峰,这点神性,可谓是东山再起之根本,深藏着或可长久保留,一旦动用,必将耗损一空。如果没了神性,它们将来纵然复活,那也是白纸一张。想要东山再起,机会可就万分渺茫了。

    事态演变到这一步,三个老怪物无疑都已经是狗急跳墙,彻底疯狂了。

    然而秦平根本无视它们的一切,只是将右手猛地一抖,掌中一个细小之物忽然凌空飞起,骤然变得奇大无比,随之降下如天之威压,轰隆一声震落下来。

    天石镇异界!

    此物,正是那来历神秘无比的天虎殿。

    它,便是秦平此番的凭仗与底气。

    天石虽然不擅杀伐,看上去只是一座石殿,但是论及生命层次,就算是颠峰时期的血狼神和梦秦天,也根本无法企及。

    有它来镇压此界,绝对可保万无一失。漫说是三大老怪物区区残念余火、些微的神性,恐怕就算是颠峰时期的它们,也不敢被天虎殿压在下面。

    随着天石轰然镇落,九幽玄狐、血狼神和宝月天狼古祖的野性化身登时崩溃消散。

    待得天石的野性波动扩展开来,瞬息便已荡涤整个界域胎藏。

    霎时之间,三个老怪的神情就变了,恐惧的心神颤抖,惶惶如丧家之犬。只因为,它们感受到,它们对于此界的一切掌控都被剥夺,一切印记都被抹除。

    天石镇下,镇住了整个异界。

    直到这时,它们才知道秦平的厉害。直到这时,它们才知道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当它们一点点被排挤出界域胎藏之时,才骇然意识到,它们即将成为丧家之犬。

    “天石,化开封印吧!”

    秦平没有再外界,待得天石镇住整个界域胎藏,终于能够化开二女身上封印。

    天石借用此界的空间之力,瞬间将二女转移至殿内,并且心灵传音道:“少主,界域胎藏已然全面苏醒,还请速速驯服此界。由wo镇压虚空,一切种种外患,皆不足为虑!”

    秦平听闻,心神大振,赶忙为二女服下水火炼魂丹,然后准备着驯化一个异界的大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01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