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01 > 玄幻小说 > 万古妖兽之王 > 第203章 打算
    秦平一时间不知道芎天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他很快就发现,所谓“wo的路线”,其实就是一条非常迂回的路线。

    本来横穿草原才是最近的路线,但是芎天烬居然不顾伤势,放弃了这个能够最快回营的机会,而是看上去非常不智的选择绕了一大圈。

    “此人难道脑子已经出问题了么?这个时候,反而一副不顾自身处境的样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秦平被搞的一头雾水,心下狐疑丛生,但是并没有多问,表现的很像一位忠诚救主的底层士兵。他相信,芎天烬这么做,一定是有其深层次的图谋。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芎天烬居然在有意绕过咆哮王国的军团?

    当天空中黑压压的猛禽过境的时候,秦平才意识到,真正的国际大战已经爆发了。既然兽魂师都已出动,咆哮王国的军队没理由不迅速跟进。

    此时此刻,盘踞在角岩城一带的咆哮王国各大军团,正在快速行军,宛若一股野性洪流一般,横跨草原,直逼鬼神山。

    “之前一点儿风声都没有,怎么突然之间爆发如此大规模的行动?”

    所谓见微知着,窥一斑而见全豹。秦平心下深感困惑,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大军都出动了啊!”

    芎天烬忍不住叹息一声,双眼微微眯成一条线,内心却是一片敞亮,强忍着身上的痛苦,喃喃低语道:“鬼神山中的界域之门,竟是忽然之间裂空浮现了么?还真是让人措手不及啊!”

    听到这么几句话,秦平心中豁然开朗,才知道是鬼神山中那界域之门忽然现世了。

    这完全是意外之变,可以说瞬间令得鬼神山中的局势急转直下。在秦平原本所知的情报中,鬼神山中的界域之门,保守估计都还要一年才会裂空现世。

    两国之战,界域之争,就这样忽然之间彻底拉开帷幕。

    秦平的一颗心,也是忍不住躁动起来。王国、战争、界域……鬼神山固然会成为修罗场,但是毫无疑问,也会成为英雄与传说诞生的摇篮。

    在波澜壮阔的历史潮流面前,芎天烬此刻的心情却很是凄凉。原本他应该是驰骋鬼神山的一颗明星,但是却在今天,大战正式开启的这一天,忽然黯淡失落,变成了一条苟延残喘的咸鱼。

    他现在所想的一切,已经不是什么宏图大志,在鬼神山中扬名立万,铸就功勋与威名,而是如何保住小命,如何让自己尽快的、更好的恢复健康。

    如若不然,他又怎么会强忍着痛苦,铤而走险选择迂回,刻意避开大军行进的路线。

    他要尽可能隐秘的回到军营中。

    据他所知,铁血咆哮军团的大本营中,那座从来都严密封锁的宝库里,可是有着不少的宝物,其中对他伤势有利的就有不下三种。

    那些宝贝丹药,若是在平日,哪怕是他身为堂堂副军团长,来历非凡,也是不可能轻易动用。不对,是若无足够功劳,根本无法动用。

    但是现在不同,大军已经开拔出击,大人物都已不在营中。他在这个时候回去,凭借他的身份,进入宝库根本不是问题。

    只要让他进去,哼哼,那他就只能说一声不客气了。

    秦平完全没想到,芎天烬居然是打的这等主意,若是被他知道,肯定会笑的合不拢嘴。

    还有比他更想进入铁血咆哮军团宝库的么?

    如此这般,芎天烬竟是硬生生拖了大半日,一番曲折旋绕,终于回到了军团大营中。

    此时此刻的铁血咆哮军团大营,已经是空荡荡的,一副人去楼空的景象,只有一些伤兵和后勤杂役盘桓此间,打理着营地。除此之外,就只剩下镇守营地的几十个战士和一应军官了。

    才一回到营中,芎天烬就想撇开秦平,然后一个人前去库房。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实在有些丧心病狂,所以很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起码,不能这么快被人知道。

    “好了,你……”

    芎天烬吩咐一声,挣扎两下,便要从秦平身上下来。

    秦平还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但是心想,这一番生死间游走,总不可能白忙活吧?反正,他对于芎天烬此人,横竖没有丝毫好感,存心就是想利用一番,所以心底不免就生出了敲竹杠的念头。

    眼见着芎天烬居然许下一个画饼就想撇开他,登时心下一个不乐意,就狠狠的勾动了此子身上的邪力。

    邪力瞬间的暴动,简直如同当头一棒,令得芎天烬精神一黯,差点横躺在地。

    “大人,你还好吧?”

    秦平假意吃惊,赶忙伸手将之扶助。

    芎天烬低头呕出一口血来,浑身抖的宛若筛糠,没想到自己的状况竟是危险到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面色顿时惨淡如饿鬼也似,狼狈的看向秦平道:“陈凡,带wo去库房,快,要快!”

    经过这一番耽搁,芎天烬意识到,他已经到了命垂一线的关头。为了活命,他也顾不得被人看见在库房里肆意私吞军团宝藏的无耻行为。

    “去库房?”

    秦平当即一愣,终于是明白过来,迅速背起芎天烬,低喝一声道:“大人,wo初来军团不久,敢问库房怎么走?”

    背了芎天烬大半天,可没有任簑o豢蹋仄降木⑼纺芟裣衷谡饷醋恪

    军需库,那可是秦平做脀o蚕虢氲牡胤健

    芎天烬软绵绵的趴在秦平背上,强打起精神给秦平引路,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一座守备森严的石殿之前。

    镇守营地的军士,差不多有三分之二都驻扎于此,分为三个小队,将石殿围住,日日夜夜都有军士巡逻看守。

    虽然这座石殿看起来不甚显眼,但是却有兽阵加持,殿脊、四角、乃至于地下,都有着兽魂师特别祭炼的异兽,彼此之间配合阵图,构成一座兽阵。

    想要进入其中,不但要得到军团的批准,而且还需手持专门开启兽阵的信符,向来都是极为保险。

    在这一座大殿中,可是封存着整个军团绝大部分的宝藏,乃是军团最大的一笔财富,各种武备、丹药、兽诀、兽器,甚至还有被封印其中的兽兵……

    二人一来到军需库,立刻便被一人拦阻。

    那人虽然不认得秦平,但是秦平却认得他,豁然是那马林之父马千仇。此人身为昔日的先锋将军,如今大战开启,却被留在营中镇守,可见在军中已是不得势。穷根究底,问题自然是出在他那个好儿子身上。他正是因为以权谋私,令军团蒙受不必要的损失,才被罚在此间看守库房的。

    对于秦平来说,此人倒也算得上是“老冤家”了。

    “军需重地,来人止步!”

    马千仇今次落得如此尴尬境地,心情本就不假,一眼看到有人竟是直逼军需库,登时便把那铁面一寒,不怒而自威,瞪眼上去,开口便是咆哮起来。

    秦围看守的士兵,更是兵甲错动,嘁嘁嚓嚓,眨眼间将这两个看上去狼狈不堪的人物给围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秦平根本心无所惧,只是缓缓将背上的芎天烬放下来。

    说来也是讽刺,想他芎天烬,往日间在军团中何等风光,何人不知何人不晓,一日间落魄,竟是凄惨到被一个小小先锋将军当面叱喝,完完全全没有认出他来。

    “马千仇,瞎了你的狗眼!”

    芎天烬身形颤抖着,眨了一下血糊糊的双眼,忍不住发出一声扭曲的喝骂声。

    马千仇不想来人如此枭狂,胆敢当面喝骂他,当着诸位军士的面,面子上自然难看。只见他面色一沉,眉峰倏地蹙起,死死的盯住芎天烬,上下扫视两眼,眼中便是有着森森怒意浮现,冷声喝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在wo马千仇面前叫嚣?”

    他只是看见面前人物浑身浴血,面皮扭曲,气息混乱低迷,透着一股魔性,竟是全然没有把眼前人物和那天骄一般耀眼的副军团长大人联系到一起。只当是某个来自帝国的权贵子弟,狼狈来到军团避难。

    然而,在咆哮王国中,能有什么势力能强过军方?虽说他马千仇只是一介先锋将军,但是一般的世家子弟,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听到马千仇的话,芎天烬直被气的当场呕出一口血来,内心虽然狂怒,却已没有力量支撑他发作,憋屈之下,反而感到异样的耻辱和痛苦。

    “好你个马千仇,竟敢如此冲撞于wo?”

    芎天烬虚弱而扭曲的怪叫着,终于亮出了他的军牌,勉强用野性气息点亮,其中的讯息便是浮现而出。

    “这……”

    一眼之下,马千仇的面色彻底变了,吓的连连倒退,不可思议道:“您是……芎天烬大人?”

    “瞎了你的狗眼!”

    芎天烬忍不住再骂了一句,直至马千仇仓惶的半跪在地,连连告饶,这才冷哼一声道:“wo此番受到兽人偷袭,遭遇重创,需要到库中取用一些丹药疗伤。你们这些人,好好在外给wo看着。如今营地空虚,那几个兽人高手或许还不死心,未必不会追来,你们都给wo打起精神!”

    “这……”

    马千仇听闻,面色登时难看起来。他知道芎天烬身上有进入库房的信符,但是今日却没有进入库房的批文。按照道理来说,他是绝对不能放芎天烬进去的。

    只是,他已得罪芎天烬在先,又深知此子身份非同一般,若将其拒之门外,万一出了什么闪失,他更加担待不起。

    一时之间,他真是进退维艰,宛若被架在火上一般难受,心下暗暗叫苦喊冤,感叹自己怎么就如此倒霉。

    “马千仇,你莫非想看wo死在此间不成?”

    见马千仇犹豫,芎天烬更加恼火,沉声说道:“今日你给wo方便,来日,wo未必不可给你方便。马千仇,你现在的处境,只怕不太好吧?你应该知道,wo若出了事,后果会是什么!”

    马千仇听闻,简直要哭出来,只得默默让开道儿来。

    芎天烬见状,冷然一笑道:“马千仇,算你识抬举。这个人情,wo芎天烬收下了。”

    秦平始终在一旁冷眼观望,已经是吃准了芎天烬的心理,自然是不会让事情出现任簑o馔狻

    他知道,芎天烬绝不希望让人知道他已邪力缠身,即将变成一个怪物。

    所以,不等芎天烬有任何表示,他当即便是暗暗引动了芎天烬体内的邪力。

    芎天烬正想撇开秦平,一个人进入库房,登时面色一变,忍不住闷哼一声,强忍着体内逆涌的气血,整个人软软的倚在秦平身上,抬眼示意道:“带wo进去吧!”

    “这样合适么?”

    秦平假意不敢违背军中规矩,担忧的看向马千仇等人。

    芎天烬感受着体内疯狂作乱的邪力,直感到心神混乱,已是来到失控的边缘,听到秦平的话,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尖叫道:“让你进你便进,哪来那么多废话?”

    这个时候,再傻的人也都看出来,芎天烬的境况的确非常不妙,已是到达生死边缘。

    “混帐东西,安的什么心?都什么时候了,快点带芎大人进去!”

    马千仇面色急变,瞪眼看向秦平,发出粗暴的叱喝声。

    秦平听闻,这才挟着芎天烬,闪身来到石殿的大门之前。

    两个士兵在马千仇的监督下,用力将大门启开。秦平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黑森森一团,便知有兽阵守护,赶忙扶着芎天烬走进去。

    芎天烬恶劣的咳嗽两声,再度将军牌祭出,猛地向前印在前方黑森森的虚空中。无声无息间,一道道的涟漪波荡开,随即显现出一个通道。

    “进去吧!”

    芎天烬低低的催促一声,待得被秦平带入其中,挥手将军牌收回,出口瞬间合拢,又恢复封闭状态。

    库房里面的空间被兽阵的布局格开,外面的隔间存放的都是一些普通的东西,像是一些兽器、疗伤恢复的丹药等等。真正的好东西,却都封存在最深处。

    那些好宝贝的封印,就算以芎天烬的身份,若是没有特定的信符,也是不可能开启,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是无法拿到。

    秦平带着芎天烬一路径直往深处去,沿路左顾右盼,仔细的搜寻着,顿时看到了不少让人眼馋心热的宝贝。

    “那是一块洪荒兽精石?那是熊王大元诀的传承?那就是咆哮王国享誉盛名的咆哮战图?风暴咆哮兽谱?大地咆哮兽谱?那是……水火炼魂丹?”

    秦平的眼神,忍不住变得炙热起来。毫无疑问,这是一座真正的宝库。军团之底蕴,万国之积蓄,着实超乎他的想象,入眼处,简直尽是惊喜。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01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