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01 > 玄幻小说 > 都市之超级神农医仙 > 第557章 后悔晚了
    “秦风,你怎么会没事,是谁杀了秋容先生,凶手是谁?”

    华玉川见到秋容的尸体那一刻,他便已经忘了他的来意,秋容不明不白的死了,这事太大了,若是让凶手逃走,他那剑宫的儿子追究,他拿什么交代。

    听着华玉川质问,秦风有些不解,满面嘲讽的道“城主大人,你是来帮wo求情的,现在wo没死,是不是很惊喜。”

    华玉川闻言,脸上一阵尴尬,按照道理来说,他见到秦风未死,应该高兴才是,而不是像这样质问秦风。

    “秦风,你少废话,谁他妈是来给你求情的,快点说是谁杀了秋容先生!”华尘武冷冷呵斥。

    到了现在,已经没必要在维护那点名声了。

    秦风故作愕然的看着他们,有些失望的道“听你们这意思,你们刚才进来的话都是虚情假意的咯?”

    华奇峰的脸上讪讪,有些把持不住。

    “秦风,到了现在大家都没功夫跟你说这些,秋容先生被害,这是大事,若是不把凶手缉拿,wo们这些都要完。”

    “哈哈哈,原来你们这样虚伪。”

    秦风大笑。

    最后双眼一盯,冷漠的道“你的意思,你们要替你秋容老狗报仇?”

    “那是当然,必须把凶兽缉拿归案,交给秋容先生的儿子交代。”华玉川理所当然的点头,随后见到秦风的那讥讽之色,心里猛地跳动。

    华玉川骇然的问道“秦风,不会是你杀了秋容先生吧?”

    “没错,就是wo。”

    秦风一脸镇定,脸色没有半点的变化。

    “真的是你!”

    华玉川一行人的脸色大变,突然,华玉川大跳起来,指着秦风“姓秦的,你,你大胆包天,你竟然做出这话总人神共诛的事,你知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刚才他还为秦风哭喊秦风是兄弟,为他收尸,给人一种自己与秦风相交莫逆的感觉,这要是让秋容的儿子知道,自己跟他的杀父仇人称兄道弟。

    而他的性命也是秦风救的,这在正武州已经不是秘密,这话传到那位剑宫弟子耳朵里,会怎么想?

    对方肯定不会听他解释,到时候必然大发雷霆,连他们城主府也一锅端啊。

    华玉川已经不敢在想下去。

    “秦风啊秦风,你可把wo害惨了!”华玉川悲伤大叫。

    秦风呵呵的笑着道“城主把wo当兄弟,秋容老狗对你无礼,wo帮你杀了他,替你出了心中的恶气,你要怎么感激wo?”

    “wo呸!”

    华玉川气的直跳脚,这一刻肺都要气炸了,就差没吐血。

    “谁跟你是兄弟,姓秦的,老子跟你不共戴天。”华玉川指着众人道“你们可要给wo作证,wo跟这秦风没有半点关系,他给治伤,wo已经付了诊金,wo们没有任何关系。”

    华玉川急忙解释,他现在后悔啊,早知道就不来了,现在可谓是进退两难。

    特别是周围的人一脸鄙视的目光,让他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哥,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华尘武满面凝重,事到如今,他们只有把秦风抓住交给秋容先生的儿子,他们才能活命。

    “对对,来人啊,把这杀害秋容先生的凶手抓起来。”

    华玉川狰狞的对着属下喝道。

    秦风讥讽的道“抓wo,华城主,咱们的关系可不一般,你先前还叫wo秦兄弟来着,wo们又有过命的交情,你怎么可以抓wo。”

    “你胡说什么,谁跟你有交情,wo跟你只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此话一出,旁边顿时指指点点。

    “呵呵,华玉川终于暴露他的秉性了。”

    “一直听说他义薄云天,礼贤下士,没想到他是这样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以前虽然有谣言,还以为是仇家中伤他的,今日亲眼见到,算是认清楚。”

    “什么狗屁义薄云天,今日见到,就是一个伪善之人。”

    酒楼里面发出耻笑,不耻他的为人。

    华玉川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苦心经营几十年的名声,现在算是全毁了,而且都毁在秦风的手里。

    不够,眼下名声已经不重要。

    “秦风,你受wo恩惠,没想到反而加害wo城主府,你才是卑鄙小人。”华奇峰厉声指着,说出秦风当日受伤,是他带回正武州事情的原委。

    秦风轻笑“这点没错,wo也说过,wo治好华城主的伤,就是还你人情。”

    “别跟他废话,把他擒下。”

    华玉川现在已经没心思扯其他的,一门心思要把秦风抓住。

    “你们要抓wo?”秦风不屑的道。

    “没错,你杀了秋容先生,不抓你wo们没法给他儿子交代。”

    秦风摇了摇头,轻轻的叹息“只怕你们要失望了,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也要抓wo?”

    “嗯?”

    华玉川狐疑的看着秦风,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风冷冷的道“就连正武州那什么第一高手云山在wo手里连一招都撑不住,就你们……切,不是wo秦风狂妄,杀你们不费吹飞之力。”

    “什么?”

    “云山不是你的一招之敌?”

    华玉川一脸骇然,云山的实力他很清楚,先天巅峰,正武州内最接近仙师的人,竟然不是秦风一招之敌,秦风的实力从他脑海里面呼之欲出。

    仙师!

    想到这里,他的身躯一阵晃动,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知道秦风不会在这件事上骗他。

    难怪进来的时候就发现酒楼里面的气氛不对劲,他现在总算反应过来,感情这酒楼里面呆着一尊仙师在这里。

    此时,他的心里面全是后悔。

    自己居然错过结交一位仙师的绝佳机会,反而把对方推向敌对一面。

    想到自己为了讨好一个剑宫外门弟子的老爹,竟然错过一位仙师的交情,华玉川的想死的心都有了,更是恨不的一头撞死在豆腐上。

    而跟着他来的人心情跟他差不多,悔的肠子都悔青了。

    旁边的人戏谑的眼神越来越多,让华玉川恨不的找个地缝钻进去。

    秦风淡淡的道“现在你还要抓wo吗?”

    华玉川匍匐在地上,声音发抖“仙师说笑了,wo怎么敢!”

    “请仙师恕罪!”

    城主府的人跪成一片,豆大的汗水一滴滴的下落。

    此时此刻,华玉川心中别提有多后悔,望着飘然离去的秦风,他狠狠的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子。

    仙师啊!

    那可是高高在上,是仙门中的一方豪杰,就算是放在那些大门派之中,那也是顶天立地的大人物,跟秦风比起来,秋容老人和他儿子算个毛。

    可自己为了讨好秋容老人父子,与这样的大人物擦肩而过,甚至恶交,想死的心都有了。

    “父亲……”

    华奇峰心里又悔又恨,心里怨恨秦风城府太深,要是一开始就表明他的身份,城主府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什么都别说了,回去。”华玉川的心情很糟糕,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岁一样,浑身上下充满颓废。

    “完了,一切都完了,秋容先生死了,还因此得罪了他的儿子,最重要的还得罪了一位仙师。”华玉川像疯了一样,满脸哀伤自言自语。

    秋容老人的儿子肯定不敢找秦风报仇,肯定会把怒火发泄到他们头上,他们华家处境危矣。

    华尘武一脸埋怨“这秦风太不是东西,wo们华家诚心诚意对他,连猴儿酒都给他享用,他却对wo们隐瞒身份,将wo华家推入火坑,心思真是歹毒。”

    “住嘴!”华玉川吓了一条,恶声道“二弟,不得诋毁仙师。”

    虽然华尘武说出他的心思,但他依旧担心这话传到秦风耳里,引起秦风的不满。

    “走吧,从今以后,不可在提起这件事。”华玉川交代下去,此刻他的满脑子里面都是在想如何度过眼下的难关。

    正武州竟然有一位仙师坐镇,这消息瞬间席卷全城,甚至以最快的速度向周边的城市传出去。

    这几天正武州里面更是言论四起。

    “那秦仙师手段厉害,一掌就把云山大人击伤,要不是秦仙师手下留情,云山大人恐怕早就死了。”那些在酒楼里亲眼到当时场景的人回忆。

    “最可笑的还是华玉川一家子。”

    “没错,这华玉川老谋深算,这次跟头栽大了。”

    “早就看他不爽了,平日里满嘴的假仁假义,背地里干的都是缺德的勾当,还想把秦仙师这位救命恩人作为巴结秋容老人的筹码,结果傻眼了吧。”

    “岂止是傻眼,wo那天见他把脸都打肿了,哈哈。”

    “这就叫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还想谋害秦仙师,不知死活。”

    这些言论并没有掩饰,全部一字不漏的传到华玉川的耳朵里面,气的他在家中暴跳如雷,可偏偏他又无处发泄。

    “父亲,不能在这样下去了,要不然wo们城主府太被动了。”华奇峰脸色阴沉,这几日他们的日子都不好过,整日惶恐不安。

    “你有什么想法?”华玉川抬头问道。

    华尘武偷偷的看了一眼华蝶,低声的道“大哥,wo看这件事还是要让蝶儿出马。”

    “蝶儿?”

    屋子里的人同时把目光看向华蝶。

    “是呀父亲,上次就是因为妹妹出言相劝,秦仙师才没有跟wo们动手,咱们城主府这才免去灭门之祸,wo看那秦仙师对妹妹有意思。”华奇峰道。

    “蝶儿……”华玉川哀求道“你可一定要帮父亲最后一次。”

    华蝶看到这幕,心中莫名的悲哀,在这些家人的眼中,她不过是拉拢强者的工具,当她得知秦风是仙师的时候同样也惊愕不已。

    “wo上次都劝过你们,让你们不要这样做,你们谁把wo的话听进去了,现在知道人家是仙师,又准备卖女求荣,你们还要脸吗?”

    面对华蝶的指责,华玉川等人满脸羞愧。

    “蝶儿,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你要是不帮wo,秋容老人儿子下个月回归,那wo就死定了。”华玉川心里虽然满是火气,但现在又不敢对她发火,只能苦苦哀求。

    华蝶冷冷的站起来“父亲,你太让wo失望了。”

    说着,不等他们说话,气恼的离开。

    “太过分了,这像什么话嘛,wo是他父亲,现在有难让她帮忙,竟然这种态度,真是白眼狼。”华玉川把怒火发泄在面前的桌子上面,一张黄花梨的桌子被他拍的粉碎。

    “父亲,现在还不是生气的时候,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华奇峰劝道“这个时候不宜跟小妹闹翻。”

    华玉川道“管不了这么多了,这秦风就像是悬在wo们脖子上的剑,一日不出,wo们心神难安,现在就把消息传给剑宫,咱们就说……秦风让wo们一个月之内交出正武州。。”

    “什么?”

    屋子里的人大惊,一个个惊愕的看着华玉川。

    “父亲,这样太恐怖了吧,若真的这样说剑宫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会派遣仙师前来查探,wo们这样做是欺瞒之罪,一旦发现,必死无疑。”华奇峰被这话吓了大跳。

    华玉川狞笑“你们错了,这是绝处逢生的计策,wo们先找到秋容先生的儿子,把他父亲被秦风杀死的事告诉他,他自然会替wo们说话。”

    “有道理,剑宫的人不相信wo们的话,但肯定相信他们门下弟子的话,如此以来,剑宫必然会除掉秦风,大哥真是好计策。”

    “事不宜迟,奇峰,这件事交给你去办。”华玉川紧急的道。

    “是,父亲,wo这就去办。”华奇峰不敢怠慢,连夜出城,前往剑宫。

    华玉川又问道“现在秦风在什么地方?”

    华尘武道“wo们的人一直在暗中注意他的行踪,这几日秦风一直在打听灵体的事,可能要前往灵州城。”

    “灵州城?”

    华玉川眉头皱起,自言自语道“他去哪儿干什么?”

    “谁知道呢,灵州城的那些灵体,近些年来越来越放肆,竟然联合抵抗各大门派的应召,害的各门派只能去世俗界抓捕灵体,现在可好,前往世俗界的天骄们全部离奇陨落,各门派震怒,第一个就是找灵州城算账,这秦风去灵州城,只会死的更早。”

    “既然确定他去灵州城,那他是自找麻烦,咱们就在这里等待剑宫的仙师降临,到时候一起去灵州城,看那秦仙师是如何陨落的。”

    华玉川声音无比阴毒的响起,让人不寒而栗。

    。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01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